黑龙江 > 万博VR彩票
 
大豆种植面积整体下滑 如何挽救东北大豆产业危局
日期:2015-06-08 作者: 来源:
 

大豆种植面积整体延续下滑态势

记者在实地调研中了解到,与去年相比,今年黑龙江大豆种植面积仍呈下降态势。不过,受前期持续低温潮湿天气影响,部分低洼地区尚未播种玉米,后期只能改种大豆。另外部分玉米品种有潜在粉籽情况,也将使部分农民改种大豆。总体来看,在玉米种植收益明显高于大豆的情况下,大豆种植面积下降的趋势仍在延续。

在黑河市瑷珲区西岗子镇西岗子村,当地农户告诉记者,4年前该村全都种植大豆,近年开始改种玉米,去年玉米种植已占绝大部分,大豆极少。到了今年,村里基本没有人种植大豆了。该村去年的大豆现在仍有积压,数量在一成左右。许多农户去年在大豆价格最高2.1/斤时没卖,后来降到1.7/斤,豆农亏损严重。

内蒙古的莫旗和黑龙江的齐齐哈尔是传统的大豆主产区,以往当地农民以种植大豆为主,但最近两年大豆种植面积下滑明显,尤其是今年下滑幅度较大。去年当地玉米收成好,且有国家收储,农民种植收益较高,而种植大豆的农民大多收益不佳,甚至亏损。今年这些地区玉米种植面积很可能达到顶峰,而大豆种植面积将到降无可降的地步。

不过在黑龙江省嫩江县,大豆种植面积持续减少的状况得到遏制。嫩江素有“大豆之城”的美誉,其大豆产量一度占黑龙江大豆总量的八分之一左右。据嫩江县佳业农副产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志强介绍,嫩江县今年大豆种植面积预计增10%15%,主要原因是过去两年玉米产量不及预期,单产超过20000/垧的很少。而且嫩江土质以沙土为主,在黑土地上有良好表现的德美亚玉米种子似乎不太适合种植。

除了土质和积温因素,政策驱动也是嫩江大豆种植面积回升的重要原因。“九三管局每年会在嫩江县举办大豆节,去年由于农民大面积改种玉米,大豆节时很难看到大豆,大豆城的称号有些名不副实。今年嫩江县各级政府大力推动大豆种植。如果算上大豆直补,嫩江大豆的种植效益与玉米差不多,再加上政策扶持,嫩江大豆种植面积未来几年有望回升。”李志强说。

直补政策对农民刺激作用有限

201411月,国家发改委、财政部、农业部联合发布2014年东北和内蒙古大豆目标价格政策,这意味着已经执行6年的临时收储政策取消。

在考察过程中,当记者问及农民对大豆直补政策的看法时,很多农民表示不知道直补政策,有的知道有大豆直补政策,但是对其持续性存在担忧。“担心今年有补贴,到明年又没有补贴,本来收益就不高甚至亏损,一旦补贴也没有了,对于农民而言意味着又白忙活一年。”佳木斯双鸭山市宝清县宝清镇红心村周姓农民对记者说。

也有一些大豆种植户认为大豆直补政策的力度不足,补贴太少不足以明显提高大豆种植收益,极大地打击了农民种植大豆的热情。

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,黑龙江大豆目标价格直补标准已经正式公布,为60.5/亩。若按照大豆平均单产250/亩来算,相当于每吨大豆补贴约480元。按4800/吨的大豆目标价格计算,除去480/吨的补贴,大豆现货价格应为4320/吨。但据了解,大多数农民出售大豆卖不到这个价格,即使能达到,大豆种植纯收益也不如玉米。因此,目前来看,刚刚开始执行的目标价格补贴政策,对于提高农民种植大豆的积极性并没有明显效果,大豆种植面积依然呈现缩减的趋势。

李志强还告诉记者,嫩江地区今年大豆每亩补贴60.5元,规定是补给土地所有者,而不是租户。

佳木斯市吉庆豆业负责人认为,今年黑龙江大豆的补贴标准远远低于农民和大豆行业预期的120150/亩的水平。“相关部门确定的大豆销售价格预估偏高,去年秋收后大豆市场价格在2.05/斤,但后来大幅走低,最低达到1.7/斤。选择了较高的销售价格作为补贴基准,导致补贴过低。”该负责人说。

在考察中记者发现,去年黑龙江刚开始向政府申报的大豆种植面积偏少,后来出现补报或虚报的数据,共同分享了已经下发的大豆直补款。这使得实际种植大豆的农民获得的补贴减少,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农民种植大豆的积极性。

鹤岗市一位农民告诉记者,在落实补贴金额的时候就存在不公平现象,有的虚报种植面积,导致部分农户所得部分减少。再者就是放款慢,进入今年5月份,农户都开始新一年的生产了,而补贴款项尚未发放,这对生产资金的筹备造成了一定影响。

事实上,即使有直补政策扶持,大豆的种植效益仍远低于玉米。今年东北地区继续实行大豆直补政策,但对农民的激励作用有限,农民还是愿意种植玉米和水稻。

俄罗斯大豆未来或冲击国内市场

在此次考察中,记者从贸易商和农户处了解到,考虑到租地成本的因素,很多农户选择远赴俄罗斯租地种大豆,大豆收获后再运回国内,尽管面临较高的关税,但俄罗斯大豆种植成本仍然低于国内大豆。

俄罗斯大豆和国产大豆同为非转基因大豆,蛋白含量较高,适合做蛋白豆,但和国产大豆在外观上有略微区别。国内不少油厂更愿意使用价格相对低廉的俄罗斯大豆进行生产。

“俄罗斯大豆种植成本在0.71/斤,加上关税,成本不足1.8/斤,远低于东北大[微博]豆上市初期2/斤左右的报价,具有明显价格优势。这导致贸易商以及加工企业在同等质量条件下更青睐俄罗斯大豆。”据黑河市大豆产业协会负责人介绍,预计今年黑河口岸进口俄罗斯大豆在10万吨左右,通过各种途径流入国内的俄罗斯大豆总量在50万吨左右,约占国内大豆产量的5%左右。

佳木斯同江市三村镇三屯村的一位大豆种植户告诉记者,当地距离俄罗斯口岸只有10公里,俄罗斯大豆对该地区的冲击非常大。该村农民很多到俄罗斯承包土地种大豆,一户可种植上千垧大豆,而本地农户大豆种植面积普遍在20垧左右。

上述黑河市大豆产业协会负责人告诉记者,黑河瑷珲地区去年大豆种植约占当地农作物种植面积的一半,今年降至不足20%,玉米种植面积大幅增加。这主要是由于去年玉米丰收,种植收益达到800010000/垧,远高于大豆。截至521日,当地已播种地块全部种的是玉米,大豆尚未开始播种。未播种的地块后期除非种不了玉米,才会选择种植大豆。

该负责人同时介绍,目前在俄罗斯租赁土地种植大豆已经初具规模。在国内价格合适的情况下,有部分俄罗斯大豆回销国内。由于目前对俄罗斯大豆进口定向管理(需要油厂或者蛋白加工企业的采购合同),进口量受到限制。当前俄罗斯进口大豆的到港价格在3600/吨,相比国内大豆并没有太大的优势。

不过,记者从贸易商处了解到,现在从俄罗斯进口的大豆数量可能相对有限,但是国内土地成本居高不下,未来更多农民会选择到俄罗斯租种廉价土地,我国大豆种植面积以及农民种植积极性必然受到影响。目前来看,黑龙江佳木斯、宝泉岭、同江以及红兴隆等地区大豆种植面积快速下降,对大豆产业已形成冲击。

国产大豆压榨企业探寻新出路

去年秋天,考察团曾走访过黑龙江省洼兴桥小榨油脂有限公司,当时该公司的大豆压榨产能为20/日。时隔不到一年,今年再次走访该公司时,公司副总经理朱立平告诉记者,随着公司即将完成扩建,大豆加工产能也将提升至100/日。该公司加工的大豆主要为巴彦县当地产的大豆,采用物理压榨(螺旋榨)的方式榨取第一道大豆油,出油率不到11%,而黑龙江大豆的含油率在16.5%左右,也就是说在豆粕中依然含有6%左右的油。这种豆粕有两种销路,一是在当地卖给养殖户,主要用于饲养母猪,由于蛋白、油脂含量高,催奶效果明显,另一个销路就是发往大连港,出口欧洲、韩国等地,用于提取大豆蛋白,作为药品原料。

朱立平向记者表示,小榨油的市场需求存在明显的淡旺季,春节前是销售旺季,企业的产能往往供应不上,目前则是销售淡季,企业利用这段时间扩大产能,去年该公司开工生产了910个月。据朱立平介绍,在巴彦县,与他们规模相当的小榨油厂还有六七家。据他了解,在海伦、海北、延寿等地也有不少小榨油厂,而且数量有持续增加之势。尽管这些油厂产能较为有限,但所用原料均为非转基因大豆,在食品安全以及健康理念逐渐被重视的情况下,小榨油厂无疑为国产大豆探索出了新的发展方向。

记者在这次考察中也发现,目前不少油脂企业已经改做贸易了。据佳木斯某油厂负责人介绍,该油厂压榨产能在30万吨左右,去年仅开工一个多月,今年春节以来,尚无开工计划,目前油厂主要业务是国产大豆贸易。该负责人称,当前大豆内外价差较大,进口大豆成本低于国产大豆1000/吨,利用国产大豆压榨将直接提高生产成本,而国产豆粕和豆油又卖不上太好的价格,如果开工将面临较大亏损。

另据记者了解,随着大豆进口量的急剧增加,进口大豆极大地冲击了国内传统的压榨产业,在缺少定价权的情况下,国产大豆压榨行业面临巨额亏损。因此,东北油厂利用国产大豆榨油的越来越少,企业要么倒闭,要么改做大豆贸易或利用期货工具来管理风险。

记者在与油企座谈中发现,虽然有相当数量的油厂开始做大豆贸易,但当地的大豆贸易并不好做。富锦市一位大豆贸易商的观点很具代表性:首先,国产大豆种植效益低下,再加上补贴偏少,农民种植大豆积极性持续下降,最终导致国产大豆总量偏少,贸易量有限;其次,近期大豆价格低迷,下游需求不稳定,大豆贸易利润微薄,致周转量有限;再次,俄罗斯低廉的进口大豆对国产大豆贸易冲击较大,使得贸易商经营困难;最后,大豆贸易环节增加了转基因测试,普遍采用转基因试纸进行检测,一张试纸20元,直接增加了贸易商的收购成本。

多管齐下化解大豆产业困局

在大豆收储政策退出之后,国内大豆价格波动转向由市场掌控,当然这也将是一段阵痛期。那么在面临进口豆冲击的情况下,该如何保证我国大豆产业的健康发展呢?在部分行业人士看来,可以大力发展订单农业运作模式,保证农户种植效益,推进农产品生产与消费对接,提高大豆集中化管理,在农户与企业之间形成有效产业链,促进大豆农业产业一体化。这在调整大豆产业结构的同时,促进了农户的增收、企业的增效、发展了农业经济。

 

当然,订单农业只是保持种植大豆稳定及缓解整个产业困境的一个方面。实际上,发展农业生产技术,突破国产大豆产量偏低的制约,是改善大豆产业困境最为稳妥的办法,也可以尝试突破玉米、大豆目前的种植模式,从提高管理效率方面着手。

“大豆与玉米套种是较为科学的种植模式,但管理难度随之增加,大豆、玉米种植过程中对化肥以及农药的要求不同,令套种也存在风险。如果能够有效解决这些问题,农户的种植收益将实现突破性增长。”方正中期期货有限公司农产品研究员王晓囡说。

另外,在上游供应市场短期难以改善的情况下,可以尝试拓展国产商品豆的下游需求。我国东北大豆含油率偏低,在油厂原材料采购中不占优势。但是,东北大豆蛋白含量较高,可以适当发展商品豆加工行业,做精做细,细分国产豆与进口豆需求市场,拓展大豆下游需求。改善供需大环境有利于国产大豆独立定价,减轻进口豆对东北大豆产业的冲击。

在国内大豆产业面临严峻考验的时期,市场人士建议,可以适当发展农业保险,建立农业保险多元化运作发展模式,还可以参考结合国外农业风险化产品,利用包括远期合约、期货合约以及期权等进行风险管理。

(马成龙 转自凤凰网黑龙江2015-06-07)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编审:于文

附件:
 
相关内容
 
版权所有:万博AR彩票 黑龙江省农业广播电视学校
地 址:哈尔滨市珠江路21号 邮编:150090 电 话:0451-823081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