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龙江 > 农体健身
 
“快乐舞步” 舞动一座城
日期:2015-03-18 作者: 来源:
 

羊年春晚上,一曲《最炫小苹果》火爆全场,一听到那熟悉的旋律,电视机前的韩艳华坐不住了。别看韩艳华已经70多岁,但对广场舞的热情,比年轻人上班“打卡”还积极。每天天不亮,她就赶到黑龙江佳木斯外滩公园,与上百名健身群众一起,踩着音乐节拍一步一颠,边“走圈”边变换动作。整支队伍看上去,如同阅兵方阵一样整齐。

让韩艳华如此上瘾的,可不是一般的广场舞,而是佳木斯特产“快乐舞步”。这种由当地百姓创编的行进间健身操,混搭了体育、舞蹈、健美操等多种元素,在短短几年间,风靡整个黑龙江省,进而传向全国。从北至南,快乐舞步的“粉丝”高达上百万人。“快乐舞步不只带来健康和快乐,也改变着很多人的生活。”佳木斯市体育局副局长刘学东深有感触。

“快乐舞步”源自2008年创编的一套健身操,2009年佳木斯成立了专项编排小组,“快乐舞步”由此定名

恐怕连于继承也没想到,当初无心插柳创编的一套健身操,今天竟然火到这个程度。几年前,老于还是个“病秧子”,患有严重的心脏病,伴有重度脂肪肝,加上近190斤的体重,颈椎病和腰间盘突出也“找上了门”。他意识到,不锻炼是不行了,从此早起快走步,晚上扭秧歌,一练就是3年。

在松花江畔,常有人跳街舞,老于看在眼里,突然有了灵感。他跟着音乐节奏快速扭腰,几个月坚持下来,上秤一称减了5公斤。这下,老于来了劲头,从拉丁舞、大秧歌甚至《动物世界》里琢磨素材,编排出耸肩、摆胯、振臂、伸展、直臂回环等动作,并在行进间逐一衔接。凭着这套舞步,老于的追随者不断增多,自2008年创编开始跟着他跳操的从几十人发展到五六百人。

然而,随着这套舞步人气渐涨,反对的声音也多了起来。“当时于老师编排的只有上肢动作,做起来比较呆板,很多人叫它僵尸舞。”在刘学东看来,如果动作编排不科学,健身效果很难发挥。2009年,佳木斯市政府出面,正式确立了“快乐舞步”的名称,并成立了包括武术、体操、骨科、康复等专家组成的专项编排小组。“比如腰腹动作,过去一分钟100来拍动作,现在改成76拍,最像僵尸的双臂前伸动作也改成扭动了。”习练者崔永成说,重新编排的动作更合理、灵活。

一位健美操专家曾研究过“快乐舞步”的奥妙。之前流行的大秧歌、扇子舞等广场舞,舞蹈动作比较复杂,短时间内难掌握。而“快乐舞步”类似于广播体操,动作简单易学,更适合没有基础的普通人。“很多围观的人跟着模仿就能跳下来,参与门槛大大降低了。跳一套操需要50分钟,能达到有氧健身、消耗脂肪、调节身心的效果。”

“快乐舞步”的火爆,源自实实在在的健康受益。53岁的汤桂英得过脑梗,病得最严重时连家都找不着,丈夫吴云杰常去锻炼,拉着她加入“快乐舞步”的队伍。“我那时腰围快3尺,16的个头160斤,胖得跟个筒似的。这几年跳操下来,体重降到110斤,感冒挺几天就好,抵抗力比同龄人都强。”汤桂英说。

“快乐舞步”在佳木斯不是“大妈”专属,锻炼者中男性占到近一半,集体归属感和交际功能,是其火爆的“密码”

在佳木斯外滩公园跳完操,韩艳华和老姐妹们拉起了家常,欢笑声不时传来。谁能想到,两年前的韩艳华还是个孤僻羞涩的人,老伴去世得早,儿子不在身边,平常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。“现在朋友多着呢,一天没来跳操,再来时大伙都嘘寒问暖。站点有活动时我也出把力,每天活得可充实呢。”

这种集体归属感和交际功能,被视为“快乐舞步”火爆的密码。据统计,跳健身操人群中大部分是退休人员,他们最怕两件事,一是得病,二是孤独。“快乐舞步”辅导站的设立,吸引他们自愿组织在一起,重新找到精神寄托。崔永成老两口都是站点骨干,编操、教操成为他们退休后的生活重心。“佳木斯目前有25个规范站点,站长不是体育局任命的,都是老百姓自己选。谁跳得好,就能到前面领操,有一种认同感和成就感。”

很多人一提广场舞,就会联想到“大妈”。但在佳木斯,“快乐舞步”的锻炼者中男性占到近一半。这源于“健身操”的定位更具包容性,使得不同性别、年龄、职业的人都能加入。刘学东说,“快乐舞步”在推广中没有固定几个动作或一个套路,而是重在开放型的创编理念。“怎么接地气?就是给健身爱好者留出创作空间,从动作、选曲到编排、风格,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。”

邢延玲所在杏林湖公园第六站,在黑龙江首届快乐舞步争霸赛上夺了冠,“当时大伙激动得把我这个教练抛上了天”。七八年来,她眼看着跳操队伍从几十人发展到上千人,年轻人的比例也在不断增多。“每次一换曲目或动作,大家都奔走相告,小曲一放,啥事都忘。队里的姑娘小伙说,现在晚上都不愿应酬了,有饭局时也找机会溜号来跳操。”

佳木斯广场舞在扰民、占用场地、安全等方面鲜有投诉,秘诀在于科学管理:场地尽量远离道路和居民区,晚740必须结束

在很多城市,广场舞因扰民问题备受非议,甚至出现放藏獒驱赶、高音喇叭反击等极端事件。作为“快乐舞步”的发源地,佳木斯最高峰时每晚超过10万人在跳操,一个站点就达到上千人。但令人惊奇的是,如此庞大的习练人群与城市和谐融入,在扰民、占用场地、安全等方面鲜有投诉。

 在刘学东看来,佳木斯的秘诀在于科学管理,在运动需求与安全稳定之间找到平衡点。在“快乐舞步”兴起之初,佳木斯市体育局通过设立辅导站,对全市的爱好者进行有效整合。“场地控制在广场和公园,尽量远离道路和居民区。每个场地设有站长,锻炼时间严格规定在70分钟左右,到晚上740必须结束。”

汤桂英是长安广场站的站长,在这里跳操的群众大约1200人,3年来几乎“零投诉”。她告诉记者,方法只有一个,换位思考,相互体谅。去年5月,一个住在附近的居民找到汤桂英,担心广场的音乐声影响孩子备战高考。汤桂英跟队员们商量了一下,主动去掉了每天20分钟自由舞步时间,并降低了音乐音量。“我们团队在这健身,得到了周围邻居的支持,不能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。”据了解,各个站点在中、高考时都会自发停止跳操。

对佳木斯而言,“快乐舞步”已超越一个健身项目,变成整个城市的一种文化。有些公园站点定期进行表演,为外地游客展示;电视台播放健身操比赛时,许多家庭会一起守候;佳木斯人走到哪儿,就把“快乐舞步”传播到哪儿。在北京、上海、温州、三亚甚至俄罗斯,你都能看到“走圈”跳操的人们。“今年,快乐舞步成为国家体育总局推广的12个广场舞操之一,相信有更多人从中享受快乐、收获健康。”刘学东信心满满。

( 张悦 转自人民网 2015.02.25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编审:朱巍

附件:
 
相关内容
 
版权所有:万博AR彩票 黑龙江省农业广播电视学校
地 址:哈尔滨市珠江路21号 邮编:150090 电 话:0451-82308129